火神八号
火神八号

26

2015/11
【原创】出现希特勒?那只是“欧洲药丸”的第二步而已 字体: 0 0

楼主一向认为,欧洲的穆斯林问题跟台湾的问题有一定的相似之处,都是因为过去的政策不当,导致后来的社会发展不尽如人意,并且恶果已经初步显现,但是因为局势还恶化到不改变不行的地步,再加上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错误观念,导致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这个现象反映到台湾问题上,就是台湾人无视台湾经济必须依靠大陆市场才能生存发展的现实,一味敌视大陆,反映在穆斯林问题上,就是目前为止,欧洲社会依然没有采取断然措施,阻止欧洲的快速穆斯林化。


欧洲的穆斯林化并非是一个单纯炒作的话题,即使不谈最近法国的恐袭事件,单从人口上也能证明这一点,以英国为例,过去十年里,英国穆斯林人口足足增长了一倍多。也就是说,就在我十几岁的时候,英国还是个穆斯林人口比例与中国差不多的国家(2%比1.64%),而十年后的今天,英国的穆斯林已经超过总人口的5%了,虽然十年里出现个位数的人口比例变化,在人口变迁中已经十分惊人了,但是显然还是不能跟德国比:过去一年,德国接纳了80万新老难民,大部分都是穆斯林,让本国穆斯林人口总数从300万出头直升400万,而且在以后的若干年,德国还将每年接受50万难民。


刚刚遭受恐怖袭击的法国,穆斯林人口几乎等于英德两者之和,达到642万,占总人口的10%。不过还是不能及俄罗斯,虽然俄罗斯那边没有什么穆斯林闹事的消息,但是穆斯林人口总数已经达到了2300万,占俄罗斯人口比例的15%,更不幸的是,俄罗斯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民族之一,穆斯林生育率又出了名的高,在我们有生之年,没准就能看到世界三强之一的俄罗斯变成一个标准的穆斯林国。


在这样的穆斯林人口快速增长的基础上,再加上欧洲对穆斯林同化政策的全面失败,有些网友声称治疗欧洲穆斯林化,需要的不是多元化政策,而是种族清洗的希特勒,虽然同样有很多人不认为欧洲会出现如此激进,如何不符合现代价值观的政策,但是什么风不是起于青萍之末呢?也许一开始只是一些比较温和的控制政策,比如严把移民关,取消福利补贴,不允许开清真饭堂等。但是有句话说得好,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没有什么明着要损害哪个族群利益的政策,能够很和平的执行下去,任何意在遏制穆斯林的政策,都会遭到极大阻力,就跟执行计划生育不靠扒房子执行不下去一个道理。唯一的区别就是计生的老乡最多用用掀,穆斯林组织可以会用炸药和自动步枪的。法国已经用上百人的尸体证明了这一点。


由此可见,在西民主义政体之下,即使一开始政策比较温和,意在在和平的状况下,吃着火锅唱着歌把事给办了,也会导致族群的对抗,然后社会主流群体又会对少数族群的对抗做出反应,投票选出对少数族群更强硬的政党,更强硬的政党又会出台更严格的政策,虽然我同样认为,欧洲不会出现什么清洗穆斯林的希特勒,但是最后强调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右翼上台,推行严格的限制穆斯林政策,并非不可能的事。


不过如此一来,问题来了,社会右翼化和保守主义的思潮,能治好欧洲的病吗?


楼主认为,即使欧洲完成对穆斯林的遏制,也不可能回到我们曾经熟悉的那个欧洲了,因为自古以来,政策矫枉没有不过正的,如果欧洲能够建立起遏制穆斯林的社会和政治共识,那么必然代表着欧洲文化多元化和普世价值的文化政策已经破坏殆尽,保守主义和国家主义抬头,国家政策整体向右转(此处的右是国际标准政治光谱上的右)


右翼思想占据社会主流的结果,必然是民族政策上排外,也许很多人一看到排外,只能联想到穆斯林,但是实际上华裔在世界上绝对不是一个小族群,而且身为黄种人,外表跟其他民族差异明显,如果欧洲恢复白人至上主义的价值观,那么华人不可能不受池鱼之殃。经济上,右翼主张削减社会福利,保护资产阶级利益,在一般情况下,也会倡导自由竞争,但是面临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如此强大的竞争压力,我认为在经济政策上,欧洲会趋向于自我封闭,这是已经被历史证明的事情,1929年世界经济大危机的时候,英国也是一脚踢开“世界经济守夜人”的称号,签署《帝国特惠制》,把美国隔绝于殖民地市场之外。现在力图排除中国的TTP和TTIP,就代表了这种”把球给我,我要回家自己玩“的趋势。不过身为经历了落后挨打一百年的我们,都知道任何封闭都是取死之道,帝国特惠制也没能保住日不落帝国的王座,ttp即使成功,也只能维护西方国家一时的利益而已。


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印象中,欧洲是一个文化多元,经济开放,人民富裕的接近理想的社会,这一点跟五十年代的欧洲工人对苏联的看法一样,那个时代的苏联工人有长假,有疗养院,还有补贴。但是问题是,欧洲的社会发展水平,并不能支撑这样一个理想社会,经济上,欧洲的富裕是建立在不平等的贸易和金融秩序上,当中国开始冲击固有的产业链时,欧洲经济增长便无以为继,体制上,西民政体导致公众福利分配过多,削弱了民众的劳动积极性;文化上,虽然倡导多元化,但是欧洲并没有美国那种种族大熔炉一般的同化能力,无法让各国移民融入社会。穆斯林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民族问题,而是欧洲试图建立一个超越现有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的超前社会所导致的代价。


社会问题是世界上最难解决的问题之一,因为社会问题的解决是钟摆式的,左倾的错误解决的负面影响,必然是带来右倾的错误,需要反复多次,才能最终消除一个错误,所以政策的制定必须谨慎,必须试错,必须摸着石头过河。


曾经有人嘲笑中国的体制建设,打了一个比方”另一边有桥,你偏要摸着石头过河“。


呵,说得好像你已经到了对岸一样。
分享 举报

讨论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