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胖子
吕胖子

24

2015/11
拨开迷雾看中东 字体: 0 0
后期的巴以冲突,其实是这个样子的。从拉宾开始,展现出愿意和巴解和谈的意愿。当时的拉宾和阿拉法特作为一代从战争期间长大的老人,认为巴以冲突持续,基本无解,所以各自都退一步。以色列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名号和约旦河的界河,巴也就不再主张其他的领土要求并且停止恐怖袭击。双方后来在美国的白宫草坪上握了下手,然后拉宾回国就给犹太内部激进分子给干了。其实当时以色列内部对这个和平条约的认识不是统一的。右翼和极右翼,就是以战争英雄沙龙和政客内塔尼亚胡为首的对拉宾的和谈让步是坚决反对。期间沙龙还带着一票右翼分子去占了人家巴境内的伊斯兰圣庙,还死了人,闹得挺大,对当时的和谈进程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但拉宾和阿拉法特毕竟也是从战争里面成长起来的英雄人物,套用句老话说:都不是被吓大的!无论搞议会选举还是搞政变,都搞不掉他们。所以最后只有刺杀一条路。拉宾一死,阿拉法特这边也和不下去,而且在沙龙和内塔尼亚胡这些人的不断刺激下,也抑制不了自己内部的激进派以牙还牙。这就是后巴以冲突的阶段一。

后来以色列的沙龙接替拉宾过后,开始还是和内塔尼亚胡穿一条裤子。就是不承认巴勒斯坦的国家地位问题,并且默许向约旦河以西移民建犹太定居点。这样就更加激化了巴一方的力量分化。原来巴解上层还是希望和平解决的,拉宾死了期待沙龙能够务实,但中下层的哈马斯这些力量因为是以色列扩张的直接受害者,就没有那么好说话,认为巴解妥协和腐败,甩开巴解,开始独立向以色列斗争。这个过程反正也就是你杀我一个,我杀回你两个,然后我再杀三个,各自不断加码仇杀的过程。期间以色列虽然加强了对巴勒斯坦的封锁,甚至找到埃及断了那里的物资地道,但是巴勒斯坦内部分化内斗不断,跟以色列死磕的局势还是没有变没有停,以色列也就没有获得一直所期待的和平,这是巴以冲突的阶段二。

沙龙执政后期,开始务实,也开始认识到一直这样你杀我,我杀你的,搞到最后无非也就是同归于尽,开始和以色列极右翼分道扬镳,逐渐回归到拉宾的观点上。就是承认冲突始终无法带来和平,而没有和平,对以色列的国家利益的潜在威胁很大。所以,在原来拉宾和谈的基础上,又提出土地换和平,就是强调沙龙上来后,前期在约旦河两岸的犹太人定居点只要巴方承认,那么以后其他的定居点,以色列自己拆除,然后双方以此为边界,巴国建国。对比以前拉宾的立场,沙龙政府是有所退步了的,但是巴勒斯坦反对也无效,不承认也无效,属于自说自话,邻居也好,国际也好,都没有人理(到真像我们当初的民国政府),因为胳膊拗不过大腿,当时的情况就是沙龙政府在约旦河巴方一侧一边拆犹太人定居点一边修隔离墙,也是撵得鸡飞狗跳。一边的巴方半推半就,装模作样的反对抗议一下。但,没想到此举却受到以色列内部极右翼的强大反抗,其动员不少犹太人去那里抗议,那场面就像我们国内搞强拆一样,一边是政府的推土机,一边是犹太右翼分子肉身,就躺在推土机前面,要拆就从我们身上压过去再拆。当时以色列政府军那个惨,一边要防守边界,防范哈桑火箭弹,一边还要抽出大量人力去面对右翼分子的口水和耳光,光把这些闹事的大爷抬出拆除点就耗费不少精力,拆除效率自然也就不高。于是巴方认为犹太政府没有诚信,食言,当初的半推半就逐渐改成强硬,双方之间的矛盾又开始不断尖锐。这期间美国政府倒是一直支持沙龙政权的土地换和平计划的。这是巴以后期冲突的阶段三。

沙龙是以色列的战争英雄,在军队和民间都有巨大威望。右翼找的那些鸡毛蒜皮的罪名是搞不下他的。所以当时以色列国内双方除了在议会打打嘴巴仗外,然后就是在新建犹太定居点搞搞强拆与反强拆斗争。期间巴方耐心逐渐耗尽,又开始不断加码对以色列国家的袭击,阿拉法特这时人老色衰,威望也不足以压制巴新生代的雄心抱负。于是巴以双方各自就在各自内部这么拉拉扯扯下面走到了沙龙和阿拉法特生命的终点。然后,就是内塔尼亚胡政权上台,彻底否定了前面两个的和谈条件,不仅不拆了,而且定居点还要继续扩,而且最恶劣的是连巴勒斯坦国家的名号都不承认了。这就不是人家巴勒斯坦国巴解哈马斯这些势力不满了。明显也给当时耗费大量时间和大量物力的美国很大的难堪。所以当时的美国政府跟现在的内塔尼亚胡政权的裂痕,开始出现了。

美以原来的大哥罩着小弟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期间内塔尼亚胡和巴解势力也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都有接触,但是以色列的原则立场从拉宾到沙龙最后到内塔尼亚胡这里变化太大,而且到内塔尼亚胡这里至今不让步,所以让巴以冲突也就没有停息的希望。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耐心也逐渐耗尽,加着自己参加阿富汗和伊拉克一票的烂摊子要弥补,所以开始在语言上对以色列现政权表示出不满。巴以后期冲突的阶段四。

然后,这时候,伊朗核危机开始发酵,朝着超出美国掌控,让欧洲毛子甚至土鳖都掺手搞成国际化大问题方向发展。本来以色列在伊朗核问题上的立场就是中东的这些骆驼国家没有一个能够拥有原子弹。沙特的东风也就是常规弹道导弹,没核弹头。现在伊朗如果有了核武,势必刺激那些逊尼派国家搞原子弹,这样对以色列威胁太大了。虽然以色列在中东有强大的国防军,还掌握着原子弹,奈何国土面积就那么大,一个弹弹都受不起。所以以色列最根本的核战略就不是跟骆驼玩核平衡保证相互摧毁,而是保证我垄断你们都没有。不然以色列亡国灭种,又开始世界逃亡的日子就不远了。所以伊朗核问题,以色列反应为什么那么强烈,根本一点就在这里。按以色列的想法,本来想效仿对伊拉克当年的空袭,在美国的情报支援下打掉伊朗的核设施。结果美国当时一个忙着平衡伊拉克的局势,这个过程,需要伊朗帮忙,至少不要捣乱。二个,通过情报,美国发现伊朗这次搞得核设施摊子大,比较隐秘,而且防范很强,如果美国来搞都不一定能成,只提供情报让以色列来做,很可能搞成另外一个国际丑闻另一个猪湾,所以坚持和平解决,暂时压制住了以色列动武的念头。

但以色列的想法并没有根本改变,于是一个坚决要谈,要通过联合国国际势力来共同管制伊朗,一个坚决要打,要保证自己在中东的垄断国家地位,所以在当初巴以和谈所产生的裂痕上面,美以第二个裂痕产生了。双方对伊朗核武的表态开始一直就是南辕北辙,多次会面后,小黑始终说服不了内塔尼亚胡政权放弃对伊朗使用武力,于是双方矛盾扩大化明面化,从当初的南辕北辙各说各话开始到相互指责挖苦。最后到如今外交场合双方开始很少交流碰面。从此开始,以色列开始甩开美国老大单干。因为伊朗核问题最先影响的就是沙特卡塔尔这些逊尼国家,于是,以色列开始暗地里伸手联系这些王爷们。大家在反伊朗拥有原子弹的问题上,立场是一致的,那么现在大家就是盟友,为了共同一个梦想,毁了伊朗的核能力而奋斗

那么怎么毁呢?伊拉克的萨达姆被美国人干嗝屁了,伊拉克现在又百废待兴,也没有和伊朗干架的能力。让沙特这些大爷直接空袭伊朗挑起战争,结果可能是伊朗反击会把伊拉克沙特这些骆驼给灭了,沙特科威特这些就算有美国保还没啥,但伊拉克这些国内本身就大本分是什叶派的国家,真打起来,分分钟给人家伊朗给统过去。然后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一连起来,麻辣隔壁的,不就是什叶走廊么。所以不能直接干,稳住伊拉克,先干挺叙利亚是正经。

所以,叙利亚内战为什么能打那么久,不仅有美国在联合国在西方舆论导向上呼风换雨,还有背后一大坨当地的王爷和政党暗地支援,有粮有人有枪有弹有情报,打叙利亚政府军那简直就是开挂啊。本来沙特这些本身战斗力不强,但奈何麦加在他地头上啊,看门的土豪吼一嗓门:“快来人啊,麦加就要被卡费了强拆了!”那世界各地的逊尼还不以圣战的名义前仆后继啊!

但内战前几年,叙利亚进攻确实灭不了人家叛军—其实有那么强大的后援,也已超出牙医的实力了。但牙医把部队收缩起来围着大马士革成一团,反抗军们也不好打不好下口,双方就这么拉扯两三年,看得外面的大爷们焦急,娘希匹,再拖,再拖下去伊朗的原子弹说不定就爆求了,那时候还用你们打个锤子。于是,亲自出手的,神秘的ISIS出来了。

现在那里的冲突里面,各个角色的分配如下:美国是想玩死伊朗,逼死叙利亚,把毛子彻底赶出中东,自己一家独大。但这个过程不能伤自己一根汗毛,也不打愿意为伊朗叙利亚的覆灭支付大价钱。财主家里也没有余粮啊,大家都懂的。
以色列,就是要毁了伊朗的核能力,确保自己的安全。
沙特为主的逊尼,要毁了伊朗的核能力,再不济我们也要有跟伊朗平等的核地位。还要确保逊尼在中东的绝对地位,要确保伊拉克新政府不得倒向伊朗,要吃进叙利亚这块以前什叶的地盘,接管黎巴嫩真主党的地盘。如果能把什叶的伊朗搞乱,几百年不能威胁逊尼地位更好。
土耳其,土耳其就是欲恢复当年奥斯曼帝国于伊斯兰教中大护法的地位,要把自己凌驾在逊尼和什叶之上。就是今后无论教义今后有争端也好,伊斯兰国家间有争端也好,我是老大,你们都要听我的裁决。

至于欧洲这些,本身对犹太就不待见,暗地里跟阿拉法特啥的眉来眼去的以色列不是不清楚。而且在伊朗核问题上,欧洲也不支持以色列,连美国的绝大部分提案都不支持。再加上不论是王爷们和还是夏洛克们说不定再往过去一回忆:娘的,从工业化蒸汽时代开始,你们这帮龟儿子不把我们当人看,到处撵到处赶到处杀,随时占我们的便宜,到了今天还要来碍手碍脚,狗日的,今天跟你们拼了。种种新仇旧恨,极端分子找上欧洲很正常,伊斯兰,犹太教,天主教的恩怨何止一千年。

分享 举报

讨论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