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小丸子
章鱼小丸子

23

2015/11
7万人上街反朴槿惠,韩国怎么了 字体: 0 0



正当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国外出席G20、APEC和东亚峰会三大系列峰会的时候,家里却突然闹了起来。

11月14日,就在朴槿惠启程前往土耳其安塔利亚的当天,首都汉城就爆发了大型反政府示威,韩国“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Kore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简称民主劳总,KCTU,劳动组合即工会——观察者网注)等53个民间团体发起了“民众总动员斗争大会”。

下午1时起,抗议团体分别在汉城广场、世宗大路、汉城站广场、大学路等地举行集会,很多抗议者手持横幅,高喊“不要失业”“朴槿惠下台”“向裁员说不”等口号。示威者主要针对青年就业难、贫富差距加大、米价暴跌、官方统一制定历史教材等问题。

下午4时30分许,示威者开始向光化门广场方向游行,向青瓦台总统府前进,遭到警方阻拦。警方此前并未批准光化门广场集会申请,2.2万名警力和700多辆警用大巴连结成封锁线,堵住这条通往总统官邸的要道及其他一些道路,阻止示威者前进。

因示威者人数众多并情绪激动,现场十分混乱。最终,警方与抗议人群发生冲突,警方向数万示威者发射高压水炮和催泪瓦斯。当警方以水炮攻击抗议队伍时,有民众以绳索捆住警用大巴车轮,试图将其拖离原位以突破封锁。警方在大巴上抹了食用油,以阻挠想要爬过去的人群。配有塑胶盾牌的防暴警察也守在车顶驱离示威者,有些民众在靠近时挥舞着钢管与竹棍。

警方发射的水炮含有蓝色颜料,以协助他们在之后的拘捕行动中辨别抗议民众。有些抗议者在遭水炮打倒之后被同伴拖离了现场。

示威组织方声称当天集会共有13万人参加,而警方最后确认的人数为6.8万人。这也是自2008年因反对进口存在疯牛病隐患的美国牛肉而举行“烛光示威”以来,汉城发生的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会。据韩联社报道,警方共抓捕了51名示威者,冲突过程中有数十人受伤,29人被送医治疗,其中一位69岁男性头部受重伤。

“民众总动员斗争”,要斗争什么?

11月中旬,这本来也是韩国工人传统“秋斗”的时节,这一从日本传入的工人斗争经验虽然不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样能有效改善工人处境,但仍是民众宣示力量的重要时机。今年,示威者的诉求明显复杂了许多。

这次示威活动的发起者是韩国主要劳工组织之一的“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称号则是“民众总动员斗争大会”,参加这次活动的包括53个不同团体。

民主劳总的委员长韩相均(Han Sang-gyun,音)发动示威斗争时对韩国日益拉大的贫富差距提出警告。他表示,在越来越多的劳工被迫接受低薪的临时合约的同时,财阀却“在钱堆里打滚”。

韩相均宣称:“我们要让他们清楚地知道,工人和民众一旦愤怒,会让汉城,不,会让全国陷入瘫痪!”

14日的抗议群众中有许多是加入工会组织的劳工,他们对朴槿惠推行的劳动改革十分反感。劳工团体表示,这些改变只会给人称“财阀”的望族掌控的大型集团带来好处,因为他们可以更轻易地开除员工了。韩国工会贸易联盟称,拟订的劳工法允许企业降低员工工资、解雇工人和激进分子。

韩国政府则声称,为了帮助公司提高相对中国廉价工厂的竞争力,还有给年轻人创造就业机会,这些变革是必要的。

就在示威之前两天,总统朴槿惠在12日明确将通过韩中自贸协定、劳动力市场改革及提振经济法案作为当务之急。她近期在与朝野政党领袖举行的五人会、分别会见朝野领导班子、国会讲话和国务会议上屡次强调,通过各种法案是本届国会的最后一项任务。

另一方面,参加这场抗议的学生表示,政府将在2017年发行的新版教科书会对朴槿惠的父亲——前总统朴正熙——造成的历史问题加以粉饰。朴正熙被控于20世纪上半叶与日本殖民势力合作,又在1961年的军事政变中夺取政权,独裁统治直到1979年遇刺为止。而韩国的保守派权贵阶层将该国的经济成长归功于他统御有方。

韩国政府在11月3日宣布,该国所有中学拟于2017年起统一使用“国定版”历史教科书,届时,所有中小学的历史教材都将得到统一。韩国国务总理黄教安表示,现行中学历史教材中,99.9%立场都不够中立,其中不少含有左倾的偏见内容。黄教安说:“我们不能继续再用事实遭歪曲、意识形态偏颇的历史教材来教育下一代。”

其实,这已不是韩国就历史教科书问题爆发的第一次示威,自教育部10月宣布将修改历史教科书制度以来,公民组织和在野党一直在进行抗议。建国大学75名教授在10月26日发表声明,称政府意图将唯一的一种历史观强加于人,这有违保障学问和思想自由的宪法精神,是开历史倒车的行为,他们要求政府取消决定。

由10多个市民团体组成的“张俊河复活市民连带”(暂名)的30多名成员当天在光化门广场召开记者会表示,国定韩国史教科书是为了美化“亲日”和独裁,这是对为民族独立和民主主义献身的爱国烈士的凌辱。

不过,一些保守团体支持国定历史教科书。学生家长团体“为教育和学校的家长联合”指控对国定教科书不满的全国教职员劳动组合(教师工会)涉嫌违反《公务员法》。

而民调机构盖洛普韩国(Gallup Korea)11月13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韩国民众对朴槿惠施政的支持率为40%,创近11周以来新低,给予消极评价的比重则为48%。10月30日,朴槿惠的支持率曾达44%,但在不少民众反对改用国定历史教材的情况下,政府较预定计划提前公布改用教材的决定,之后朴槿惠的支持率连续两周出现下滑。

农民战线上,虽然韩国农民也有抗议的传统,但今年的米价暴跌倒可能真是个意外。韩国政府预计,2015/16年度的大米产量为426万吨,比上年增长约0.4%。7月份以来,韩国农业产区天气条件非常良好,也没有受到台风或病虫害的影响,因而单产提高。虽然播种面积比上年减少2%,但大米产量将是2010/11年度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大米市场开放的情况下,“谷贱伤农”是难免的。韩国农业部日前表示,将收购59万吨国产稻米,帮助稳定国内米价。这要比9月初宣布的收购量高出20万吨。这额外的20万吨大米将从11月份开始收购。

针对此次游行,韩国政府并非没有准备,教育部、法务部、行政自治部、农林畜产食品部和雇佣劳动部5个部的长官和次官(副部长)11月13日联合发表谈话,阐明了严肃应对大规模示威的决心。

雇佣劳动部长官李基权表示,若现在不完成劳动力市场改革,下一代将面临“就业悬崖”陷入绝望。在如此关键时期,若民主劳总拒不对话,只顾高喊“反对劳动改革”,甚至发动政治罢工,将难免受到全民谴责。教育部针对反对国定教材的全国教职员工会表示,部分教师团体主导的政治性活动和集体行动令人深感忧虑,教师应当做好本职工作。法务部长官金贤雄表示,政府将依据法律和原则严肃处置应对非法集体行动或暴力行为。

“汤勺阶级论”的兴起

虽然此次抗议的口号纷繁复杂,但归根结底还是经济根源,“青年就业难、贫富差距加大”本质上讲还是同一个问题。

数据显示,今年2月,韩国15岁至29岁人群的失业率超过11%,为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最高。虽然这一比例10月降至7.4%,仍超过整体失业率一倍多。虽然这一比例到10月份时降至7.4%,创造2年5个月来的最低水平,但仍超过整体失业率(3.4%)一倍多。

韩国青年群体的就业质量也在下降。在研究开发、咨询、工程等专门性领域,青年就业比重由2007年的34.5%跌至今年上半年的22.5%,教育、金融领域的青年就业比重也出现了超过5%的下滑。相反,在农林渔业、餐饮服务等门槛较低的行业,青年就业比重则呈上升态势。

而近期,出身决定命运的“汤勺阶级论”甚至成为韩国社会的热门话题——每个人因继承父母遗产的多少被分入“金汤勺”“银汤勺”“铜汤勺”“土汤勺”等不同阶级。因为贫富差距加大、社会结构固化、就业十分困难,这种日益严峻的社会环境让越来越多的韩国年轻人感到未来希望渺茫。 

韩联社17日就称,近年来,韩国经济发展长期低迷,老龄化现象加重,对很多年轻人而言,继承父母遗产显得尤为重要。秉持“汤勺阶级论”的人认为,无论个人多么努力积累财富,永远不会“富得过”那些出生在富裕家庭、继承父母遗产的“金汤勺”们,韩国社会已很难重现“寒门出贵子”“白手起家”等通过自身努力就能跻身精英阶层、融入主流社会的励志故事。

“金汤勺”的财富标准为拥有20亿韩元以上(1元人民币约合183韩元)的资产,“银汤勺”为10亿韩元,“铜汤勺”为5亿韩元,而“土汤勺”则为5000万韩元以下。对于找不到工作,只能以打零工勉强每月赚取100万韩元的韩国年轻人来说,要想积累上述财富,“这辈子都无望了”。因此,目前韩国年轻人中出现“三抛一代”,即抛弃恋爱、抛弃结婚、抛弃生育。此外还出现了“达观一代”,即对挣钱毫无兴趣,也不求上进,安于现状的20-30岁的年轻人。

“汤勺阶级论”并不是网络戏言,而是有数据可供参考的。韩国东国大学经济系教授金乐年17日发表题为《韩国‘富’的继承,1970—2013》的论文。论文称,在韩国个人资产中,通过个人努力挣得的部分与通过继承父母遗产获得的部分,后者所占比重呈逐年上升趋势,从上世纪80年代的27%、90年代的29%迅速上升为21世纪的42%。虽然这个数据比同时期英国(56.5%)、法国(47%)、瑞典(47%)、德国(42.5%)等国家低,但照近年来的增长趋势,韩国很有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赶超上述国家。随着韩国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以及死亡率的增加,通过继承遗产来积聚财富已成为韩国人主要的“致富”途径。

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众多年轻人不得不以“临时工”身份开启职场生涯。2014年韩国大学应届毕业生中,临时工达198万名,即10名应届生中有4人并非正式工。将临时工和正式工相加,韩国未满30岁的青年就业率也仅为亚洲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除了编制门槛,还有另一大问题横亘在青年人的就业路上,那就是老龄化。韩国目前虽然没有明确规定退休年龄,但政府数据显示,劳工通常在53岁退休。而韩国最新的劳动法案规定,从2016年起,将强制大型企业员工工作到至少60岁。这对年轻人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韩国经营者总协会社会政策组负责人指出:“如果继续延长退休年龄的话,企业不得不继续雇佣高龄员工,因此很有可能无法为青年人提供更多的岗位,造成劳动市场的两极化现象。”

抓了“主谋”能解决问题么?

面对一场7年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朴槿惠并未中断出席三大峰会的外访行程回国处理,可见早有定见和应对方案。而韩国警方这两天正围堵在一座寺庙的外面,等待逮捕本次示威活动的发起人、民主劳总委员长韩相均。

14日当天,有法院授权令的便衣警察企图以策划过往数起违法抗议为由,逮捕韩相均,现场爆发了扭打。韩相均一度躲入邻近一栋大楼,随后现身抗议的主要集会地,号召民众向“不义政府的核心”青瓦台进发。

随后,韩相均再次因为涉嫌主导非法暴力示威而遭到警方通缉,15日晚,他不得已躲入汉城市中心的曹溪寺内。曹溪寺以“总务院长目前在国外,宗坛无法立刻做出决定”为由,称目前不会将人出去,表现出将暂时予以保护的态度。韩国警察则包围了这座寺庙,准备将其逮捕。

民主劳总透露,韩相均目前已向寺庙方申请人身庇护。韩相均曾在去年5月在“世越号”遇难者追悼大会上组织队伍向青瓦台行进,今年5.1也组织了劳动节活动,6月曾被起诉但未出庭,韩国法院对其发放了逮捕令。

韩国《东亚日报》17日也跳出来向韩相均喊话,要他“扛起所有的责任,接受司法审判,而不应该把宗教设施当作庇护所,这是卑鄙的行为。”

2008年疯牛病风波之时,当时的民主劳总委员长等6人曾躲藏在曹溪寺,2013年12月,进行罢工的铁路工会干部也曾隐身于此。《东亚日报》声称,由于考虑到宗教设施的特殊性,政府在动用公权方面慎之又慎,而上述人士则充分利用了这一点。明洞天主教堂在权威主义时期成为民主化运动人士的政治圣地,但如今已不是镇压集会示威自由的独裁时期。

《东亚日报》说,韩国工会的组织率(即参加工会人数——观察者网注)仅为10.3%,韩相均代表的民主劳总在其中仅占三分之一。在他主导的示威中,示威人员捣毁了警察车辆,向警察投掷砖头,挥起了铁棍和木棍。如果曹溪寺继续保护煽动暴力骚乱的韩相均,将会让人认为曹溪宗在庇护犯法者。曹溪寺应该说服他自己离开。

不过,《东亚日报》对韩相均何以能够煽动起如此大规模的示威只字未提,也不分析一下群众不满的原因,仿佛只要抓到“主谋”就可以万事大吉、天下太平了。

这不啻于自欺欺人!

因为经济状况不佳,失业率上升,韩国的年轻人也面纷纷祭出无奈的招数来应对窘境。

与中国大学生通过考研读博来延缓就业压力不同,韩国大学生的做法是延迟毕业,韩国教育部规定,就是学分达到毕业水准也可以申请推迟毕业。目前韩国144所大学中有121所实行了缓期毕业制度,去年有14900名学生申请,比2011年增加近两倍。一家就业网站对1500多名大学生和职场人士进行的调查显示,超过70%的大学生对延期毕业持肯定态度,主要理由有:可以弥补就业技能的不足,延期毕业者的就业机会相对较多,企业回避应届生等等。

大学生就业难的现状,也在逐步冷却韩国人读大学的热情。在这个历来重视教育和学历的国家,多数学生把上大学作为首选出路,在2008年,77%的高中毕业生进入大学深造,这一比例到今年已降至70.8%。

在就业竞争愈发激烈的当下,不少韩国年轻人为就业愿意整容。汝矣岛研究所3月份对5671名大学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21.4%女生为了就业愿意整容。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认为,外貌与就业面试结果有直接关系。56%的人回答说,外貌影响就业的说法正确。还有75%的人承认,评价对方的时候会以貌取人,85%的人认为外貌影响人际关系。

另一调查显示,10名就业面试官中有9名说,“外貌对面试有着很大的影响”。

可怜天下父母心,也有不少韩国父母代缴养老金为儿女“养老”。据韩国国民养老金公社统计,截至3月22日,2014年韩全国26岁以下参保人数达到3311人,其中男性占2601人,为女性的2倍,同比增长6.7%。随着韩国青年失业率近年不断升高,越来越多的父母更看重长期投资回报,选择代子女缴养老金,而非直接给零用钱。

“贫富差距是韩国社会最致命的疾病”,韩国《世界日报》17日报道称,以2013年为例,韩国66%的财富被掌握在10%的人手里,而底层50%的人手里只有2%的财富。

不去治疗疾病,却要把揭露疾病的人抓起来,固然是为了彰显“法治”,然而,这不是“讳疾忌医”又是什么呢?

分享 举报

讨论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