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不菜
菜不菜

19

2015/11
中国的民主决不能从外山寨 字体: 18 0


缅甸长时间的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率领民盟赢得大选

缅甸长时间的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率领民盟赢得大选


缅甸长时间的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率领民盟赢得大选,在中国互联网上激起围绕民主的新一轮争论。这是个长盛不衰的话题,寄予了中国人的重大关切。

缅甸的社会发展和治理总水平落后中国很远,它很难成为中国的参照物。但缅甸成了引入西式民主的又一案例,源自西方要求中国采纳西式政治制度压力的链条上似乎又多了一个环节。

这个链条是无形的,但压垮了世界上的很多发展中国家。它好像很希望中国有一天成为它施加影响的最大成果。

中国社会逐渐形成了这样的信念:中国必须发展民主,民主已经写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没什么可以争论的。但有一个重大原则是,中国的民主不能从外“山寨”,而必须通过自己的实践不断实现它的制度化构建。中国需要的是“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民主。

“有自主知识产权”也须包括对外学习,但这样的民主制度必须同时是中国一步一个脚印,根据自己的国情“量体裁衣”走出来的。它需要有效,促进中国的发展与繁荣,保障人民的安宁与幸福。客观说,不断激活政治权利如何结出社会经济发展的累累硕果,而不是导致社会的结构性混乱与崩溃,这是发展中国家的普遍挑战。

世界上很多发展中国家山寨了西式民主,其中有个别山寨成功的,但大多数都水土不服,走上崎岖颠簸的政治之路。其中有不少出现全盘性社会动荡,甚至走向国家崩溃和战乱,付出了巨大代价。

苏联崩溃的伤口至今还在乌克兰等前加盟共和国淌血,而乌克兰又是山寨西式民主最彻底的前苏联国家之一。那里曾是苏联较突出的富裕地区,如今它的人均GDP只比中国人均GDP的一半多一点。还有南斯拉夫,过去的富有为东欧之最,后多个前共和国受战争摧残,塞尔维亚的经济总量如今只相当于中国广东的顺德市。伊拉克、利比亚则是出于不同原因国家突然崩溃、西式民主“空降”并致严重战乱的著名例子。

民主的内涵究竟是什么?西方舆论把“一人一票”的竞争性多党选举视为标杆。这种简单化明显有违人类文明多样的天性。民主的本义应是人民当家做主,老百姓的意见成为社会决策的依据。每个社会都应寻找通往这一最终涵义最近道路,同时努力排除该文明为这样做所面临的特有风险。

多年来中国在发展民主方面不断大步向前迈进,比如形成了政策制订对社会诉求的及时有效回应。前几年法律界和舆论界不断批评劳教制度,该制度随后寿终正寝。老百姓纷纷希望国家反腐败,很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猛烈的反腐败由此在中国拉开帷幕。全国舆论后又集中抨击一胎制,认为它早已过时,并且导致了人口结构的扭曲,完全的二孩政策经过“单独二孩”的短暂过渡也在中国实现。

民意的绝大部分正当要求都在不久之后成为中国的政策,这就是中国发展民主的咚咚脚步声。但是需要指出,中国的民主建设尚未得到西方舆论的认同,这影响了更大范围的一些看法,我们自己总结它也出现“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困难,中国仍在民主建设的路上。

中国作为有13亿多人口的巨型国家,我们的民主进程意味着人类社会1/5的价值及政治构建和面向全球的超级影响力。中国的民主建设必将是扩大、丰富民主制度内涵的过程,而不是我们争取做“亚西方”模范生的一次考试。

或许可以这么说。新中国已走过60多年,下一个甲子仍任重道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既是物理的,也是向全人类精神道义最高峰的攀登。如果再过60年我们还不能用自己的成就改变西方舆论的态度,或者有人夸我们“民主了”,但中国届时天下大乱,甚至溃散了,民不聊生,那么都将是中国的失败。我们希望并相信,那时的中国将富裕、强大、繁荣,而且是全球公认的民主国家。那时候人们再谈论什么是民主,中国应当也必将撑起它的内涵的半壁江山。
 

分享 举报

讨论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