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布拉格

17

2015/11
恐怖组织的钱从哪里来? 字体: 0 0

“巴黎血案”恐怕是美国911事件之后,最震惊世人的恐怖袭击了。一个显而易见困扰我许久的疑问是,何以在911之后这么多年,恐怖组织并没有被消灭,恐怖主义活动依旧时不时出现,并且以至于出现了巴黎的惨案?



当然你可以说因为本·拉登被美国消灭,美国本土这几年反恐有力,所以美国境内的确没有发生恐怖袭击。但何以伊斯兰国(IS)又崛起做大呢?这里不打算辨析基于伊斯兰教义不同对信众的吸引力,也不讨论宗教的神秘力量等,只是讨论一个很基本的问题,即伊斯兰国是如何做到金钱上可以持续的。

伊斯兰国普遍被认为是进化版本的基地组织,2013年3月从伊拉克进军叙利亚时展露现有的组织模式,到2014年6月就控制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Mosul)。随后宣布建立哈里发国,预计控制地区的人口已经超过600万。

要控制如此规模的人口,没有军队当然不行。根据《经济学人》(Economists)的数据,伊斯兰国的武装人员每月工资约为400美元(折合成人民币大概2500元不到一点)。尽管不算特别高的工资,但比起叙利亚其他的叛乱武装力量能开出的工资,已经高出很多了。这也导致IS特别有吸引力。

《经济学人》的文章同时还估计IS大概有3万武装人员。而其中有意思的是,大概一半人是从世界各地飞过去加入IS的。这主要得益于IS善于利用新媒体传播消息,为世界各地苦闷的年轻人描绘了另一个“乌托邦”。我们时不时能从媒体上看到各国海关又发现年轻人准备飞去加入IS的。这些头脑发热的青年尽管可能不需要很高的价格就能购买,但为他们配置武器却实实在在需要钱。

而且IS与一般的恐怖组织还真有点不一样。一般的恐怖组织重心都放在搞恐怖活动上,因为这才是其立身的根本。但IS是两手都抓,两手都硬。一方面搞恐怖活动,另一方面在控制的领土内大力发展公共服务,尤其是教育以及对妇女儿童的补助等,哈里发俨然是一副长期打算的样子。

不管是恐怖活动还是提供公共服务都需要钱,即便是有信仰的力量可以压制消费的欲望等,但要维持一个恐怖组织尤其是大规模恐怖组织的正常运行,花费巨大,没有经济来源,恐怕不等各国出兵,自己就垮了。

按照每月400美元每人,3万人武装力量,一天就得支出40万美元,这还不算恐怖活动的开支和提供公共服务例如教育及补助妇女儿童等。保守估计,一天下来大概得支出100万美元,才能维持IS现在正常的运行。

【二】
那么IS每天的收入又有多少呢?之前《经济学人》估计IS一天的收入大概在200万美元左右。但美国华盛顿近东研究所的马修·列维特(Matthew Levitt)2014年11月在美国国会作证时指出,IS一天的收入可能高达300万美元。之前卡内基和平基金会一份报告也指出IS日收入达300万美元。现在一年过去了,IS的持续扩张也许透露出来的信息是,其日收入可能还高于300万美元。

其收入的大头来自卖石油。由于IS控制的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区域都富含石油,2014年的时候,IS大概可以每天能卖8万桶油,3万桶卖到伊拉克,5万桶在叙利亚销售。IS通过黑市卖出的价格大概不到40美元一桶,而且走私这些石油也需要耗费大量的运输成本,可能实际到手的一天不足300万美元。

IS为了走私石油当然要花血本。土耳其政府估计从IS从叙利亚挖到土耳其的秘密输油管道零零总总得有500条。比如说,2014年9月份的时候,土耳其政府发现了一条秘密的地下输油管道,居然长达4.8公里,要挖出铺设这么长的一条输油管道,当然成本很高。

但不管怎么说,来自石油的收入是IS收入来源的大头。这也使得IS的生命力要比其他依靠捐款人的恐怖组织来得强盛。而且IS也有来自有钱人的捐赠,部分来自沙特、卡塔尔和科威特的富人给IS捐款,捐款的理由多种多样。如果富人们背后的目的是攫取利益的话,宗教性的理由显然是一个很好的伪装。

IS不仅吸引了富人的捐赠,同时还吸引了外国人的捐赠。从西方国家飞往中东加入IS的“战士”不仅带去了人力,而且也支援了金钱。

到2014年11月,IS累积获得的捐赠规模约在4000万美元左右。当然相比于庞大的石油收入而言,来自捐赠的收入并不那么重要。

但IS另外采用非法手段获得的收入却也不容小觑。IS在占领城市后,将城市资产收归IS所有,例如摩苏尔的政府资产尽入IS囊中。当然IS毕竟是个恐怖组织,还是有恐怖特色的:一是收“保护费”,二是绑架获利。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记录过一个案例,说是有个叫陶飞可(Tawfik)的商人,在摩苏尔开了家修电脑的店,被“要求”付款11万4千美元以支持圣战。陶飞可迅速逃离了摩苏尔,因为他的店每个月勉强能赚1000美元就不错了。根据陶飞可的说法,幸好他跑得快。因为他知道“至少有三个人因为没有付款或者付款慢了少了而被枪杀”。

这个黑帮收保护费的模式,显得稍微低级一点。但IS也推出了保护费的高级版本,那就是在控制的地区进行收税。很显然,当你控制的地区有超过600万人口的时候,税收将会成为稳定是收入来源。比如有一种人头税,基督徒和其他非穆斯林都被强制要求付一种“Jizya”,每个成年男子都要交720美元。

另外,除了头脑发热的海外青年们自动送上门来的之外,绑架其他国家的公民也能要求赎金而获利。尽管大部分国家的政府都不屑与恐怖分子谈判,但人道主义压力往往也会迫使国家妥协。至少是被绑架人的家属会竭力救援。2014年,IS通过绑架获得的收入约为2000万美元,其中1800万是法国用以支付被绑架的4个记者的费用的。由于各国在赎金问题上态度不一致,有些国家讳莫如深。而马修·列维特预计总的绑架赎金占IS收入的比例可能在20%左右。

【三】
大部分人可能会同意,要采用武力手段消灭IS。但限制IS的赚钱渠道可能也是非常有效的瓦解IS的做法。只要其金钱来源紧缩,内部分配必然会失衡,就会有空隙,也更容易被瓦解。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就是要减少IS的收入。鉴于石油收入是大头,一方面军事打击在无法确定IS武装力量所在地的时候,要以IS产油设施为目标;另一方面,就是降低石油的价格。如果石油价格长期维持在很低的价格,那么IS的收入就会锐减。在加上新技术和清洁能源的兴起,减少对石油的进一步依赖的话,就可能从经济上就瓦解了IS。

当然事情也不能想得太乐观。毕竟对于IS,其实我们所知甚少。了解恐怖组织的收入结构和来源,只是第一步而已。即使最终瓦解了IS,恐怖主义也不会消失,会随着时间的变迁变幻出不同的组织形式。与恐怖主义的战争,将会是持久的战争。

在《李光耀论中国与世界》一书中,老李提到温和派的穆斯林必须站出来对抗极端的穆斯林,这才是从根子上解决类似IS问题的办法,否则动用武力消灭的只是恐怖主义在某一阶段的组织形式,而没有办法消除其产生的思想根源。

当前的困难在于没有任何温和派穆斯林有力量对抗IS,温和派之所以温和派,是因为他们流氓不起来,所以难免会在与极端主义穆斯林的竞争中处于下风,更何况两者目前未必是处在竞争中的。就好比穆斯林教内部有不同的两派,但温和派至少在极端派没有太过出格之前(巴黎血案之后也许温和派会转向),没有激励去遏制极端派的扩张,因为这有利于穆斯林整体的扩张。

但如果巴黎血案之后,全世界对穆斯林的态度变得敌对,就会累及温和派穆斯林。希伯来大学的埃里克·古尔德(Eric Gould)和埃斯特班·克罗尔(Esteban Klor)2014年写了一篇文章,研究911事件对穆斯林群体的影响。结果发现,911之后,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率高的州,穆斯林移民群体变得更加封闭保守,具体表现在族内通婚率更高、且英文更差、妇女也很少参与劳动力市场。这个文章的推论是恐怖袭击将会增强族群对立,具体而言,是会减缓穆斯林融入美国社会的进程。

融入一个社会或者至少是兼容不冲突,对于温和派穆斯林而言,是有经济好处的。那么在极端派发动了恐怖袭击的情况下,例如制造了巴黎血案,温和派穆斯林面临的选择是主动出击清理门户,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如果高高挂起,那么就连带承受不融入西方社会的成本,因为整体上对穆斯林群体的敌视也包括切割不力的温和派们。

那么温和派应主动清理门户吗?理论上当然不失为一个选择,但实际上恐怕温和派没有力量与极端派穆斯林展开内部的竞争。这一切当然也与各自的组织和资金有关。温和派没有建立起一个对应的哈里发国,力量分散,资金也分散。但如果分散的资金能大力用于推广温和派的主张,甚至提供下一代的教育产品和服务,或许能在长期里赢得教义解释的胜利,从源头上真正遏制极端思想和恐怖主义的产生。
分享 举报

讨论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