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ゝ∠)_
_(:зゝ∠)_

19

2015/10
讲讲我在报社实习的经历 字体: 0 0
先说明,这个报社不是市面上那些出名的报社,更不是南方系,我只是图方便在家门口找了家报社实习,很小。写这篇文更不是为了黑,事实上我很热爱这份工作,更多的是对传统媒介江河日下的无奈。

报社这年头很难进,学新闻传播的想进媒体大多靠的是关系,我有很多同学实习还要自己倒贴钱,因为别人给你了实习机会。原先说好了分配到采写部门,但是广告部缺人,领导就把我调了过去。

第一天工作的内容就完全shock到我了,简单的来说就是写软文。那些想做广告的公司会把写的软文给你,但是用词相当夸张,“钜惠”,“盛典”等等,需要用新闻术语进行改写,让文章更有说服力,而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是广告。我做的基本上就是这个工作。写软文又怎样,我写软文也要写到优秀~

认认真真写了三天的软文,领导忽然叫我去开早会,说要集思广益。早会通报了一下报社的收支情况,今年预估受益只有去年的百分之六十,确实是越来越不行了。很多房地产商做广告都不付钱,而是把卖不出的房子抵押给你,报社旗下已经有一个小别墅,三间毛培。说句真心话,这些房子谁要呢?好卖会给你吗?都是有硬伤的。领导再三声明,以后决不能接受房子抵押。

补充一下这份报纸的广告费,其实不便宜。





说是报社早会,其实讨论的重点就是如何帮开发商卖房子,这些开发商就是报社的衣食父母,百分之八十的收入都来自于他们。因为最近滞销房子可以算是学区房,他们就想了个歪着,让报纸以前的小记者和爹妈去参加看房会,如果买房的话还给奖励。我们这份报纸在黄金时期和各个小学合作,培养了一批小学生当记者,叫做××报小记者,经常举行各种比赛,我小学也参加过,那时候确实是能学到东西的,现在沦为赚钱的工具,想想也蛮搞笑的。


为了卖房,报社还和几个开发商搞了个怀旧免费旅行,其实就是各个看房会的串联,看完这个看那个,万一你想买房了呢!

从那天后,我工作的内容就从写软文扩充到接电话和登记。一听到免费旅游,果然就有人上门,而且人暴多。大多数都是行将就木的老人,他们很怀念自己以前居住的地方,可惜现在已经面目全非,变成开放商的地盘,而且房子还卖不出去。

本以为我的实习就在无尽的写软文和接电话中度过,结果发生了一件大事,我们这里新开的某大厦竟然发生漏雨现象,新装的电梯经常失灵,把客人困在里面。“横幅事件”“漏雨门”“迷宫车库”,加上规划不利,一座大厦竟然有十几家奶茶店,那些商家约定好,在节假日统一熄灯抗议,网上搞得沸沸扬扬。带我的阿姨叫我不妨也写篇评论,说不定能赶上今天的发刊。广告部和副刊是融合的,副刊上不是只有广告,也有针对某个产业的评论。

我那个激动啊,终于不用改软文了,四十分钟搞定,带我的阿姨帮我润色好就送去给领导审阅(每个报道基本上都需要签字的,而且是多人的签字)。结果房产部的领导不同意,没有给理由。第二天当然没有见报,但是房产部多了一笔单子,有人包下了下半年的封底。

我觉得在意料之中,但是带我的阿姨很不服气,和她的上司抱怨(大家都在一个办公室),把名字去掉不就可以了,何必这么不通人情。那个上司说,有什么办法,我们现在是求着人家,今年的业绩太差了,你的奖金说不定都要缩水,还有心思帮别人抱不平。

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太远了。就当我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结束的时候,主任忽然传给我一份邮件,让我修改修改,是他写的一篇评论。以其他城市某综合性的娱乐城规划不良最终倒闭的例子,谈论近十年来城市规划和经济发展的矛盾,拐了一个大大的弯儿骂那个大厦。忽然觉得欣慰又觉得悲哀,那篇文章顺利的发表,主任还把我的名字加上去了,但我只是改了几个错别字。去问的时候,他说,你们实习生还是有点正规文章见报比较好,都是软文,不利于你以后找工作。

这件事情之后,主任和我的关系亲近不少,经常带我出去谈业务,不过就是求人求人求人。
现在报纸的受众明显年纪很大,不是房地产商看中的客户群,经济不景气,他们不愿意投钱做无用功。我最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你们要是能帮我把房子卖出去,开价再贵我也要买版面啊!可现在就是浪费钱。”
光鲜亮丽有什么用,面对客户,所有人都得低声下气,因为你是从人家口袋掏钱。

其实也并不是没有积极的事情,我去采访房地产商赞助的方言大赛,写的报道还登上了官方日报,算是好事吧。只是大多数的日子都很枯燥无聊。

后来我出了一场小车祸,正好也实习了一个多月,就早早地离开了。

现在想起那段日子,印象最鲜明的却是一段对话。

我看着报纸封底,“高中生整容有优惠”,问负责跑广告的大叔,“这种广告怎么能登呢?不会对学生产生不好的影响吗?”

大叔只是笑笑:“十年前大家还有点良心,现在哪里顾得上,过一天算一天。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根本不是我们考虑的事情。”

so写到最后又变成流水账,大家就当厕所文学看看吧!
分享 举报

讨论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