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生百年很遗憾
早生百年很遗憾

25

2015/09
老人摔倒被扶反讹人现象分析暨驳“坏人变老论” 字体: 2 0
现在时而有见媒体报道老人摔倒被扶却讹人这种社会不良现象。

对这种不良现象有必要说明的是,不止一起这类事件后来证实并非老人讹诈,比如彭宇事件和安徽淮南的大学生与老人事件。其中那位当事人大学生在事后发了一篇连问几个“我做错了吗”的微博,其中可见媒体和大众对此类事件的异常热衷。

而对这种现象的评论中,常见出现“坏人变老了”这句话。

坏人当然也会变老,在古今中外任何时候都有变老的坏人,这是自然规律,本没有什么值得特别言及的。所以当看到近两三年来“坏人变老了”这句话在媒体上尤其是网络上突然出现并这么火爆,就不能不让人感到有些怪异。

“坏人变老了”这句话之火爆,甚至,现在不仅限于老人摔倒被扶讹人事件,而凡是与老人有关系的不良事件的评论中几乎都能见到这阴阳怪气的五个字。

“坏人变老了”这句话流传之广、影响之深,甚至在环球时报对台湾歌手黄安的采访中黄安不仅引用了这句话还引用了其变异版“老坏人带着熊孩子”(详情可见2015年9月17日的《环球时报》)来举证大陆的“不好的一面”。

本来,任何年龄段的人都可能做出不良行为,就譬如老人摔倒被扶反讹人这样的事无非就是讹诈行为,而各种各样的讹诈行为在社会中有很多且绝大部分都不是老人而是年轻人做的,但为什么对牵扯到老人的就特别予以“关照”的加以报道和评论呢?就如上面说的在环球时报对黄安的采访中,难道黄安认为大陆的极少数的老人讹人这种讹诈性质的行为比起同属讹诈性质的臭名昭著的台湾诈骗集团在大陆的诈骗行为更不堪吗?

其实,掺杂这句话的评论如果见多了就会不难看出,这是有些别有用心者借机制造“坏人变老论”以抹黑大约和新中国同龄的那些老人们从而抹黑新中国,他们通过各种运作使得“坏人变老了”这句话在社会上尤其是在网络上广泛流传,给人一种和新中国大约同龄的那些老人们在年轻时都受了坏影响成为了坏人所以到年老了才会做出摔倒被扶却讹人这类坏事的感觉,想最终以此传递出新中国就是个坏事物、新中国的建立就是个坏事这样一种信息。而他们抹黑新中国的最终目的,是想要把树连根拔起,是想要把墙连地基铲掉。

别有用心者们所谓的“坏人”本是有所指的,指的是那些拥护新中国政权参加过政治运动的年轻人,但由于这样的年轻人几乎就等于那个时代年轻人的全部,所以他们所谓的“坏人”也就等于那个时代的几乎全部年轻人了。

只是,当那些别有用心者把有关老人的某些社会不良现象做政治利用的时候,却使人们忽略了这些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由此,既不能真正帮助有关的各方人士,也不能减少这些社会不良现象以促进社会进步,这是悲哀的。

本文将以老人摔倒被扶却讹人这种事件为例,反驳“坏人变老论”,同时分析一下此类不良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笔者也借此机会呼吁老人们站出来现身说法为自己及你们的群体辩护以洗刷被奸人强加的污名,也希望社会对这种实质上是想为“砸锅推墙”作助力的抹黑新中国的论调予以重视并破谣澄清。

反驳之一:中国的老人何其多,全国每天摔倒的老人又何其多。这里面,有摔倒被扶反讹人的老人,但我相信,一定也有摔倒被扶不讹人的老人而且更多。只不过摔倒被扶反讹人的这种不正常事件会被媒体捕捉报道,而那些摔倒被扶不讹人的正常事件反而不会被媒体报道就是了。

那些摔倒被扶不讹人的老人,想来不但保有了在年轻时接受教育所获得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好道德,而且在年老时亦接受了当前社会面貌好的一面的影响。这是环境影响人的一种体现。

所以,既然相对于摔倒被扶反讹人的老人,有更多的摔倒被扶不讹人的老人,那么,怎么可以因为有摔倒被扶反讹人的老人就以偏概全的叫嚷“坏人变老了”呢?

反驳之二:有一个大疑问:大家都知道现在为官的老人之中有些贪污腐败的,其中有不少就是主动向行贿人讹诈索贿的。这样的老人官员和摔倒被扶反讹人的老人是一样的:他们一是年龄差不多,二是都是为了钱做坏事(其实有的老人摔倒讹人还未必就是为了钱,此情下文有述)。如果因为老人摔倒被扶反讹人就可以得出“坏人变老了”这样的论调,那么同样的道理,也应该由(老人)官员贪腐而得出同样的“坏人变老了”的论调。但是,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对(老人)官员贪腐进行推导而得出“坏人变老了”的论调的情况。这是为什么呢?

笔者揣测其原因:这大概是因为:新中国自建立伊始就是严打贪污腐败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别有用心者不敢从(老人)官员贪腐作为着力点进行推导说“坏人变老了”,因为大家不会相信不会被迷惑。所以他们才找到老人摔倒被扶反讹人这样的不良现象作为着力点进行造谣蛊惑。

所以,既然不能从(老人)官员贪腐推导出“坏人变老了”,又怎么可以从老人摔倒被扶反讹人就推导出“坏人变老了”?

反驳之三:前面提到过,环境是会影响人的,人是会受环境影响而改变的,如同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年轻时是好人的,可能年老了会变坏;反过来,不能因为人在年老时候不好就确定地推论说他在年轻时候也不好。

年轻时候是好人到老却变坏的人,他们当然不是什么“坏人变老了”,而是“老了变坏人”。

就像今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而特赦的罪犯当中,就有年轻时抗日杀敌的好男儿,他们老年却成了罪犯,这就是“老了变坏人”。究其原因,这很可能是他后来受了环境的影响。而我们也不能因为他们老年变坏了就说他们年轻时不是好人。

再比如一些老人官员在年轻时代历经反贪打腐的严格考验而无事,老了却大贪特腐,这同样是“老了变坏人”。他们可能是因为受了社会环境改变后外部进来的苍蝇的影响。

所以,若问为什么一些老人在年轻时接受了为人民服务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道德教育,还有雷锋那样的优秀人物为道德榜样,而到了晚年却做出了摔倒被扶反讹人这样的不良行为?

答案或是:当前社会面貌除了前面提到过的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而讹人的老人,恐怕是受了当前社会面貌的不好的一面的影响,这个不好的一面概括起来就是:笑贫不笑娼要钱不要脸有奶就是娘一切向钱看甚至于老师公然向学生索礼各种经济犯罪频发。

反驳之四:既然说到现在老人的年轻时候,就要说说他们年轻时所处的那个时代。笔者认为,那个时代是很讲为人民服务、很信仰利人为先的共产主义道德、很讲理想、很纯真、很朴素的时代,是出了雷锋那样的道德楷模的时代,总而言之起码在品质道德方面总体上是个很好的时代。笔者认为,那个时代,绝大多数的年轻人在生活中都是积极向上乐于助人无私无邪的。对于那种“坏人变老了”即言外之意说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全部或者绝大多数都是坏人或不良青年的论调,笔者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苟同的。说实话,起码从道德品质方面讲,笔者很向往那个时代,很希望生活在那个时代。

反驳之五:其实,看多了那些鼓噪“坏人变老了”的人的言论,不难发现,他们大概多是持不同政见者和政治偏见者,他们多有不满新中国政权,尤其喜欢批判以前的政治运动并判定参与者都是坏人。

他们借由老人摔倒被扶反讹人这样的事捏造出“坏人变老了”这一论调,是想宣传他们的政治理念。

当问他们老人们在年轻时候到底是怎样坏的时候,他们就会给你说那个时代有过的什么政治运动政治行为是多么的“坏”等等等等。

但是,他们这样也只不过能糊弄糊弄不爱思考的人,糊弄不了真正的明白人。

真正的明白人会想:“我问你老人们在年轻时怎样坏,这个‘坏’是指生活中道德品质上的好与坏的‘坏’;而你回答我的是他们参加的这或那的政治运动政治行为是多么的‘坏’。但这两种不同领域的‘坏’怎么能当一回事呢?要明白,你以你的政治立场判定为‘坏’的事物未必就是真坏,更不能将政治立场政治行为上的“好坏”之判定简单的带入到对生活中道德品质的好坏判定上。”

就像雷锋,他说“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他因这句话肯定会被政治上对立的人看做“坏”人,但他会做出那种摔倒被扶反讹人的事情吗?不可能的。

新中国政权建立早期确实有多次政治运动,那是有客观原因的,不敢说所有的政治运动都是对的,但敢说有些就是正确的或至少有其正确的一面,比如反贪污反浪费除四害破四旧等等。其实,政治运动各国均有,难道古今中外参与政治运动的都是生活中的坏人吗?凭什么说参与新中国政治运动的就是会在生活中做坏事的坏人呢?难道凭你的政治立场政治倾向吗?

实际上新中国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信仰的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共产主义道德,崇尚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所以才出现了雷锋那样的道德楷模。

一个出现雷锋的时代怎么可能是年轻人道德品质不好的时代?

一句话:客观上说,大体上由于人的政治立场政治行为之“好坏”基本都是由下结论者的主观政治立场所决定,所以以人的政治立场政治行为之“好坏”去推断其在生活中道德品质上之“好坏”的做法并不合适。

综上所述五点可知,“坏人变老论”是经不起推敲的谬论。

那么,既然老人摔倒被扶反讹人这种事不是什么“坏人变老了”的结果,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笔者认为,摔倒讹人的这样的老人,虽不能说百分百的,但应该至少是大部分的,是“老了变坏人”。

为什么他们“老了变坏人”?除了可能如前面说过的是受到了社会面貌不良的一面的影响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恐怕也是真正的原因,就是他们的晚年生活得不到有尊严的保障。

中国的传统是“养儿防老”、“靠子女养老”,再者社会养老体系也不完善,这就导致一些处于人生晚年的老人们没有经济保障或人力保障(老人尤其需要他人的照看扶助),无奈只能依附子女。而依附子女的老人,很多的情况实际就是过着等同于“寄人篱下”的没有尊严的生活,没有经济权、没有话语权、没有自主权,甚至要处处看子女的脸色。这样的老人,当在外面由于各种自身或外在的原因摔倒后,会非常害怕因就医花钱和需要有人照料而招致子女的数落嫌弃,不得已可能就会做出讹人的事情。他们讹人有的甚至可能并非为了钱,而只是想找一个应对子女数落责难的挡箭牌。这样的老人,他们“老了变坏”,满含着辛酸与无奈。这样的老人,虽该被抨击,但亦该被同情。

总之,老人摔倒被扶反讹人这种事,其中绝大多数的原因绝不是什么“坏人变老了”。至于到底是不是因为笔者所认为的主要是晚年生活得不到有尊严的保障,或还有待再探讨。但无论如何,拿这种事进行政治利用是没有人性的作为。应放下各种算计去找真正可能的原因并解决问题,为了社会的进步和美好,也为了老人能有不失尊严和体面的晚年。

最后,值此中秋佳节之际,祝天下的老人都幸福安康,祝天下的助人为乐者都顺心快乐。
2015.9.25农历八月十三
分享 举报

讨论区
查看更多